水哥特别推荐:一个14岁少女特别而特别的特别故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29 08:11

  按照每人每月500元的标准,每月取出1500元,作为袁齐云及其奶奶和弟弟的生活费,包括袁齐云在校期间的零花钱等在内。

  从袁齐云邻居中挑选一人作为照顾其奶奶和弟弟的护工,工作性质为兼职,每月工资500元,主要负责帮忙洗衣服、打扫卫生等事宜。具体工作方式由袁齐云奶奶与其商定。3、学杂费

  此项应由袁齐云及其弟弟选定的学校负责解决,原则上不列入本爱心基金开支项目。但袁齐云弟弟上幼儿园的费用应列为开支。

  4、其他费用袁齐云一家人治病、走亲戚、添置家具等开支,应由袁齐云提出、本爱心基金管理委员会商议并报天使一号管理员会议通过后再临时列支。袁齐云上大学的学杂费用另行研究列支。袁齐云养父所欠建房款以及其它任何债务不得列入开支。

  本爱心基金存折和储蓄卡均由袁齐云本人保管,密码由大竹镇中学教师陈开波保管(袁齐云离开大竹镇地区求学时该密码由本基金管理委员会另行委托合适人员保管),银行账号短信绑定为靳廷江和陈开波2人手机。每次取款须由袁齐云所在学校校长签字同意,并派教师一同前往取款,同时告知靳廷江。取款后立即在天使一号QQ群公布账目,接受全体爱心人士监督。另请大竹镇人民政府派专人设立流水账。袁齐云不得私自到银行挂失或修改账户密码。以上诸事项涉及人员为爱心基金管理委员会成员。

  袁齐云停止使用本基金的条件终止后,本基金账户内所有余额则应取出转为另一爱心公益项目的基金,或全部捐赠给壹基金。

  袁齐云、靳廷江、陈开波、袁齐云所在学校校长、万源市大竹镇人民政府有关工作人员应在本办法上签字确认所有条款。袁齐云必须保证自己使用该基金的条件终止后应承担将本基金无条件捐出的责任和义务。

  她刚出生3天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一对没有儿女的农村夫妇在桥边捡到并收养了她,待她如己出。10岁那年,养母病逝,养父为她找了继母并于次年生下了一个男孩。13岁那年,养父患了癌症,继母扔下几个月大的儿子离家出走。14岁那年,养父病逝。为了报答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她毅然辍学,回家照顾不到2岁的弟弟和年仅8旬的奶奶。7月3日,记者在万源市大竹镇竹园村采访到了这一感人的故事。

  7月3日一早,记者一行按照热心读者提供的线索,从达州城区出发,驱车直奔四川万源市大竹镇竹园村。经过3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目的地。

  出现在记者眼中的袁齐芸,身高1.4米,留着披肩的头发,脸上写满了坚强,爱怜的目光不时投向怀中抱着的弟弟。

  “芸芸出生于1999年6月。”年近8旬的邹恒翠老人告诉记者,袁齐芸刚出生三天就被亲生父母抛弃,“我儿子袁永聪在大竹镇任河的桥上捡到了她。”当时,这个被一张床单包裹着的婴儿身边放着200元钱、一个奶瓶和一张写着她出生日期的纸条。

  在邹恒翠的描述中,出生于1974年的袁永聪勤劳肯干,待人温和。他的妻子也是个好人,但是体弱多病,一直没能生育,怀了7个孩子都流产了。

  袁永聪夫妇对这个捡来的女儿格外疼爱,“这是他们一辈子的希望,他们指望着靠这个女儿长大后给他们养老送终。”

  在袁齐芸的记忆中,自己从小就多病,养母的主要工作似乎就是带着自己到处看病。竹园村村委会主任陈国利说,是袁齐芸的养母挽救了她的命。“她爸爸在外面打工,她妈妈一年四季背着她到处求医,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完了,还欠了一屁股帐。这个事情村里的人都晓得。”“妈妈自己也多病,但她就是靠喝家里泡制的药酒来缓解病痛,舍不得到医院检查,把钱都花在我身上。平常总是给我做好吃的,也不要我干家务活。”谈到养母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一直还面带微笑的袁齐芸突然失声痛哭,泪流满面。

  2009年9月,养母不幸病故。“妈妈最担心我身体不好,临终前一直拉着我的手,我们母女俩不停的哭。”

  养母临终前把袁齐芸的身世告诉了她。“其实以前也听别人说过我是捡的,但一直以为那是在开玩笑,因为我们这边的父母都经常逗孩子说是捡的。”

  2010年初,袁永聪经人介绍和一名来自通江县的女子李树华(音)认识并同居了。“这个女的比聪儿大4岁,但是很能干,对人很好,嘴巴也甜。”邹恒翠告诉记者,“李树华以前的丈夫对她不好,她一个人在深圳打工,到我们家来的时候还带着3000多块钱,给我们一家人都买了新衣服。”

  李树华的到来,让袁永聪重新燃起了生活的信心。2011年8月,李树华生下了他们的儿子袁齐伟。这促使着袁永聪更加卖力打工挣钱,他发誓要让一家人生活得更好。“我聪儿能干嘛,到陕西镇巴县盐场一个煤矿挖煤,几个月就挣了几万块钱,回来盖了这个新房子。”

  陈国利介绍说,袁永聪修建这套新房花了15万,现在还欠包工头8.5万元。“按照他以前赚钱的势头,这点钱要不了多久就能还上。”

  让人意想不到是,新房盖好没多久,袁永聪突然病倒了。2012年7月到重庆检查,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

  2012年10月,李树华说要回家为自己的父亲烧点纸钱,袁永聪同意了。“走的时候一家人都是有说有笑的,李树华带了4000块钱,还给她的家人捎了一个猪腿。”

  “听人说,她又去广东打工了。”在邹恒翠老人眼里,李树华这个“儿媳妇”并不是个骗子,“哪个也不愿意跟着一个癌症病人嘛,再说我们一家人都很感恩她给聪儿生了个儿子。”“我很喜欢我的弟弟,虽然他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真的把他当成一个宝贝,因为他是我养父唯一的儿子。”袁齐芸说。

  “李树华的出走,对聪儿打击还是有点大。”邹恒翠说,袁永聪的病情很快加重了,2013年初已经卧床不起。

  “婆婆年纪大而且也多病,弟弟才1岁多,爸爸又病倒了,我当然就不能安心读书了嘛。”2013年春季开学,正读小学六年级的袁齐芸决定辍学回家照顾病重的父亲。

  学校向大竹镇党委、镇政府作了汇报后,同意她回家照顾父亲,学校派出老师每天到她家为她辅导功课。

  “其实我也照顾不了什么,就是帮忙做点饭,然后带一下弟弟,帮不了爸爸什么忙。”袁齐芸说,她唯一能帮爸爸的,就是把爸爸床前的地板打扫得干干净净,“因为爸爸发病的时候感到特别疼痛,常常痛得从床上翻滚到地板上,地上凉快些,他会感觉舒服一点。”

  “弟弟和我虽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他是我爸爸唯一的亲生儿子。爸爸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必须要把他的儿子照顾好。”

  村子里没人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但她听一个同学说过她的父母好像在山那边。她没想过要去寻亲,“他们抛弃了我,这么多年也没来看过我,我不想见到他们。”

  现在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最近一个月左右的开支还能保证,因为地方政府和父老乡亲提供了一定的帮助。她也经常到河边钓鱼,“给弟弟熬汤喝。”

  她给记者唱了一首歌,是她最喜欢的少儿歌曲《虫儿飞》: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各位读者朋友若欲为袁齐芸提供帮助,敬请加入“天使1号”QQ群了解情况。1群:166070459;2群:164809445;3群:107030587。)